重庆美翎律师事务所
Chongqing  Mavin  Law  Firm
新闻详情

【原创】关于民法总则适用的法律衔接问题——以案说法

文章附图

王雄律师

王雄律师重庆美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专职律师,中国共产党党员,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获得了经济学学士学位以及法律硕士学位,具有良好的正规法学教育背景、深厚的法学理论素养。

王雄律师视野开阔、思维活跃、逻辑严密、作风稳健,擅长民商法领域的诉讼与非诉讼业务。执业伊始,王雄律师就摒弃了大而全的发展方向,追求专业的精细化,深耕于建筑、房地产、金融领域的风险防范,为各类企业提供投融资、合同、债权债务、电子商务等方面的专业法律服务,能够为顾问企业提供针对性的风险防范建议,有效避免诉讼纠纷。

关于民法总则适用的法律衔接问题——以案说法


导读:民法总则颁布施行后到民法典编纂完成前,拟编入民法典但尚未完成修订的物权法、合同法等法律,以及不编入民法典的公司法、证券法、信托法、保险法、票据法等民商事特别法,均可能存在与民法总则规定不一致的情形。本文拟就笔者代理的一起民事案件,分享人民法院处理民法总则与合同法关系的司法经验。

一、基本案情

2018年1月21日,A公司与B公司签订《财产份额转让协议》,协议约定:A公司于2017年1月认购了C基金(有限合伙企业)8%的份额,A公司将其在C基金中的全部财产份额(出资数额2000万元,占出资比例8%)转让给B公司,转让金额为1800万元,B公司于2018年1月25日前转让给A公司;B公司受让份额后,经修改合伙协议即成为C基金的合伙人。

2018年1月22日,A公司与B公司再次签订《财产份额转让补充协议》,该补充协议约定:双方确认,C基金经过前期经营发展,合伙财产份额增值,截止本协议签订时,确定转让份额的增值溢价部分为600万元;双方确认转让款总金额为2600万元,其中1800万元支付给甲公司银行账户,另外800万元支付至A公司法定代表人D的银行账户。

上述协议签订后,B公司按照约定,向A公司支付1800万元,向D支付800万元。2018年3月1日,A公司与B公司就C基金投资人变更事项完成了工商登记。2018年5月10日,B公司与C基金的普通合伙人及其他有限合伙人签订合伙协议:本基金总出资额为2.5亿,全部为现金出资,其中B公司的认缴出资额为2000万元,认缴比例为8%;可分配资金是指不需或不能再用于投资或其他支付的、可分配给合伙人的基金资产,包括实现的基金净利润和回收的原始出资额,基金可分配资金的分配原则为“先回本后分利”,基金经营期间获得的每一笔可分配资金应首先让所有合伙人按实缴出资比例回收其实缴出资额,实缴出资额全部回收后如有余额,则按20%和80%的比例在基金管理人和全体合伙人之间分配,全体合伙人所获得的80%的收益按照其相对实缴出资比例进行分配。

2018年6月1日,C基金召开2018年度第一次合伙人大会,大会审议了C基金2017年度工作总结,并且载明:C基金2017年对外投资收益回款2500万元,已按照合伙人出资比例进行分配,因此A公司在2017年度出资金额已减少200万元。

2018年12月1日,B公司以重大误解为由诉至法院,诉称因其对以2600万元溢价所购买的合伙资本金数额产生重大误解,请求法院撤销与A公司签订的《财产份额转让协议》、《财产份额转让补充协议》。

二、主要问题

1、阴阳合同的效力问题

所谓“阴阳合同”,是指合同当事人就同一事项订立两份以上的内容不相同的合同,一份对内,一份对外,其中对外的一份并不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而是以逃避国家税收等为目的;对内的一份则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可以是书面或口头。

就本案而言,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四十六条,行为人与相对人以虚假的意思表示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以虚假的意思表示隐藏的民事法律行为的效力,依照有关法律规定处理。因此,《财产份额转让协议》即阳合同因虚假意思表示而无效,而非B公司主张的可撤销。

在隐藏行为中,虚伪意思表示尽管因其并非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而无效,但被隐藏的行为则要根据法律行为的一般有效要件来判断,即《财产份额转让补充协议》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是有效的。如果依照国家税收管理规定,当事人的行为应缴纳相关税费而未缴纳,其属于行政处罚调整的范围,并不导致法律行为的无效。

2、民法总则与合同法的关系及其适用问题

本案中,B公司于2018年6月1日参加了C基金2018年度第一次合伙人大会,其中2017年度工作总结了2017年度的基金收益分配情况,且载明“先本后利”的分配方式,各合伙人的出资金额减少。因此,B公司至少在2018年6月1日就知道C基金对A公司进行了分配。

《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二条规定,重大误解的当事人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三个月内没有行使撤销权;撤销权消灭。《合同法》第五十五条规定,具有撤销权的当事人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没有行使撤销权,撤销权消灭。

现B公司于2018年12月1日起诉请求撤销合同,如果按照《民法总则》的规定,其行使撤销权的期间已过,撤销权消灭;如果按照《合同法》的规定,则其行使撤销权仍然存在可能性。

民法典施行后,现行合同法不再适用。在此之前,存在民法总则与合同法在适用时的衔接问题。民法总则与合同法“总则”之间并非特别规定与一般规定的关系,而是新的规定与旧的规定的关系。当合同法“总则”的相关规定与民法总则的规定不一致的,根据新的规定优先于旧的规定的法律适用规则,应当适用民法总则的规定。因此,B公司的请求无法得到支持。




重庆美翎律师事务所
023-86799668
扫码查看更多内容


资质正规
资质正规过硬 具有丰富从业经验

安全保密
客户资料信息严格保密 安全可靠

明码标价
明码标价性价比高支付安全有保障

金牌服务
一对一服务 服务进度了如指掌

————————————————————————————————————————————————————————